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原则
发布时间:2019-04-06 15:32

  编者按:正当全国新闻界认真贯彻中宣部等召开的“坚决抵制虚假新闻座谈会”精神,大张旗鼓地开展专项治理行动的时候,虚假新闻依然不时出现在各种传媒上。可见,对付虚假新闻这个顽症,必须坚持不懈、锲而不舍,斩其根,断其源。为此,本刊从现在起,特辟“制止虚假新闻专题讲座”,比较系统地对批判、抵制、防范虚假新闻的问题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进行阐述分析,以期引起新闻界同仁更多的关注,共同把新闻打假进行到底。

  人,生就有一种本能,为了生存、交往、繁衍、发展,想要了解周围发生了什么。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本能的需求催生了新闻和新闻事业。

  据传播史学者研究,在我国殷墟甲骨文中就发现大量手抄新闻。如《甲骨文合集》第6068号记载:“七日己丑,长友化乎(呼)告曰:工方征于我奠丰。七月。”它的意思是:到第七天己丑时分,长友化(殷商部族名)呼喊报告说,工方(殷商北部的敌国名)对我边地丰进行了侵犯。时间是七月。短短十九个字,可谓新闻要素齐全,传递的是一个“事实”:敌方对我进行了侵犯。

  新闻这个词,据考证最早是初唐孙处玄用的:“恨天下无书以广新闻”。也有人说最早见诸唐代文学家段成式的《锦里新闻》,可惜《锦里新闻》已失传。而与其同时代的诗人李咸用在诗作《春日喜逢乡人刘松》中则写道:“旧业久抛耕钓侣,新闻多说战争功。”李咸用的“新闻”两字,说的也是“事实”:战争功。在《红楼梦》第一回中,曹雪芹老先生也用了“新闻”两字:“当下雨村见了士隐,忙施礼陪笑道:‘老先生倚门佇望,敢问街上有甚新闻么?’”显然,贾雨村问的是社会上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是新闻?新闻的定义是什么?一百多年来,中外新闻界争论不休,一百个学者几乎有一百个定义。但是,所有新闻的定义都离不开“事实”。

  李大钊《在北大记者同志会上的演说词》中提出:“新闻是现在新的、活的、社会状况的写真。”

  邵飘萍在《新闻学总论》中提出:“新闻者,最近时间内所发生的,认识一切关系社会人生的兴味实益之事物现象也。”

  萨空了在《科学的新闻学概论》中提出:“凡世界上新发生的新发现的与人类生存有关的事实与现象,都是新闻。”

  李公凡在《基础新闻学》中提出:“所谓新闻,就是在最近的期间所发生而被认识的,并能影响及社会,正确地报告出来的事实。”

  当过《申报》董事长的潘公展在《新闻概说》中提出:“最近发生的事实,能引起多数读者兴味,能给予读者以实益,方是新闻。”

  在《人人要学会写新闻》一文中提出的定义是:“新闻是一种新的、重要的事实。”

  范长江在《记者工作随想》中提出:“新闻,就是广大群众欲知、应知未知的重要事实。”

  徐铸成在《采访浅谈》中提出:“社会(国际的、国内的、本地的)上发生的事实。为群众所关心的,对人民有较大影响,具有典型意义的事实,就是新闻。”

  这里列举了十位中国著名报人、新闻学家给“新闻”下的定义,虽然表述方式有所不同,但无一例外都强调了新闻的本源是事实。

  同样,严肃的西方新闻学者和新闻工作者也强调新闻报道的是事实,先有事实,后有报道。

  美国学者约斯特在《新闻学原理》一书中强调:“新闻是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报道。”

  美国学者阿维因在《宣传与新闻》中提出的观点是:“新闻就是同读者的常态、司空见惯的观念相差悬殊的一种事件的报道。”

  美国学者D.勃列德莱在《你的报纸》一书中的表述是:“新闻就是大众注意和大众有关之事的老实、公正、完整的报道。”

  德国学者道比法特的定义是:“新闻就是把最新的现实的现象在最短的时间内介绍给最广泛的公众。”

  日本学者小野秀雄在《新闻学原理》中给出的定义是:“新闻是根据自己的使命对具有现实性的事实的报道和评论,用最短时间、有规律地连续进行广泛传播的经济范畴内的东西。”

  即便是博加特受到指责的“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瓦克尔的“新闻是女人、金钱和罪恶”,强调的也还是事实。

  虽然同样强调事实是新闻的本源,但由于价值观的不同,西方记者和媒体对新闻的认定、判断、取舍、评议与我们有很大甚至本质的不同。西方一些记者和媒体,为了自身或国家利益,歪曲事实真相的报道屡见不鲜。

  正因为事实是新闻的本源,人们对新闻的期望是了解“周围发生了什么”,因此中外莫不强调新闻必须是真实的,而不是“烽火狼烟戏诸侯”、“狼来了”这样的假新闻。

  联合国新闻自由委员会制订的《国际报业道德规则》第一条规定:“不得歪曲或隐瞒事实”,第二条是“不得以谣言当作事实。”

  美国记者协会制订的《新闻道德准则》中规定:“凡报道不正确,不完整者,非任何借口所能辞其咎。”

  美国报纸编辑人协会制订的《报业准则》第四条规定:“凡一切新闻事业,当以对读者之诚信为其基础,故必须诚挚、忠实与正确。报纸为争取读者之信任,不论任何情形,都要力求正确。”

  美国新闻自由委员会的决议规定:“社会要求新闻事业对当前的事件,作真实、综合而明智的报道,并赋以意义。这是说:传播媒介应做到正确而不说谎,不但要忠实地报道事实,还要报道事实的真理。”

  日本新闻协会制订的《日本报业准则》第二条规定:“报道新闻之基本守则,对于所叙述之事,必须正确与信实。”

  民国时期制订的《中国新闻记者准则》第四条规定:“新闻记述,正确第一。凡一字不真,一语失实,不问为有意之造谣夸大,或无意之失检致误,均无可恕。”《报业道德规范》第二项第一条:“新闻报道以确实、客观、公正为第一要义。在未明真相前,暂缓报道。”

  世界中文报协所订《道德公约》第五条:“正确:报纸应努力作正确的报道,每一则新闻都应完整和客观,不可偏颇、歪曲、夸大或故意隐瞒及遗漏。”

  我们党历来强调新闻的线年,在写《〈政治周报〉发刊理由》时就明确提出:“忠实地报告我们革命工作的事实”,“《政治周报》的体裁,十分之九是实际事实之叙述,只有十分之一是对于反革命派宣传的辩论。”在1959年6月20日作出批示:“广东大雨,要如实公开报道,全国灾情,照样公开报道,唤起人民全力抗争。一点也不要隐瞒”,“工业方面重大事故灾害,也要报道,讲究对策。”

  在《对华北记者团的谈话》中提出:“你们的报道一定要真实,不要加油加醋,不要戴有色眼镜”。1956年5月28日在《对新华社工作的第一次指示》中指出:“新闻报道要客观、真实、公正,同时要考虑利害关系。”

  1989年11月在新闻工作研讨会上的讲话《关于党的新闻工作的几个问题》中指出:“新闻的真实性,就是要在新闻工作中坚持党的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不仅要做到所报道的单个事情的真实、准确,尤其要注意总体上、本质上以及发展趋势上去把握事物的线日在《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中,全面地论述了事实与新闻的关系:“唯物论者认为,新闻的本源是物质的东西,乃是事实,就是人类在与自然斗争中和社会斗争中所发生的事实。因此,新闻的定义,就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新闻的本源是事实,新闻是事实的报道,事实是第一性的,新闻是第二性的,事实在先,新闻(报道)在后,这是唯物论者的观点。”陆定一强调,事实是第一性的观念要贯穿新闻工作的始终,“必须尊重事实,无论在采访中,在编辑中,都要力求尊重客观的事实。”虽然在战争年代,革命任务压倒一切,但他强调:“事实与新闻政治性,二者之间的关系,万万颠倒不得。一定要认识事实是第一性的,一切‘性质’,包括‘政治性’在内,与事实比起来都是派生的、被决定的、第二性的。”陆定一的这些观点经受了六十多年的考验,今天依然是我们新闻工作的指导原则。

  虽然我们党和宣传战线的领导人一再强调新闻的真实性,但背离“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日,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曾发表社论《给党报的记者和通讯员》,列举了新闻失实的各种表现。1945年,在延安整风运动中,《解放日报》又发表社论(1945年3月23日)《新闻必须完全真实》。这篇社论写道:“检查我们已往的许多新闻,自整风以来,向壁虚构的是找不到了,每条新闻都是实有其事的。但是我们还有毛病,这个毛病就是有些新闻还有分寸上的夸大。例如事情正在计划做,报道为正在进行中;正在进行中的则报道为已经完成了,这种报道方法,据说叫做‘提高一步的报道’。例如一个药方医好六条牛,报道起来说成几十条牛,这是数字上的夸大。又例如报道有一技之长的某劳动英雄,把他写成十全十美的圣人,这是分寸上的夸大。又例如为了形容一个大会的热闹,用写小说的‘集中典型’的手法,把许多人做的许多有声有色的事情,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去,把别的大会上的情景搬到这个大会上去,这是不了解文艺作品与新闻的区别。”

  之所以在这里花那么大的篇幅引用60年前延安《解放日报》的社论,是因为文中提到的那些背离新闻真实性原则的情况,今天依然存在,其表现形式也如出一辙。

  1947年6月25、26日,《晋绥日报》发表编辑部文章《不真实新闻与“客里空”之揭露》,公开揭露了13条失实新闻。9月1日,《晋绥日报》又发表晋绥新华总分社、《晋绥日报》编辑部的文章《更虚心、更勇敢、更彻底地揭露与改正错误》。当时,由于革命战争的胜利,新闻事业的发展,专业新闻工作者和业余通讯员队伍的迅速扩大,许多从业人员没有接受过扎扎实实的新闻真实性的教育,所以报纸上失实的情况比较突出。从1947年一直延续到1948年春天的反“客里空”运动,教育了一大批新闻工作者,大大减少了新闻失实的情况,提高了解放区党的报纸的权威性。

  毋须讳言,建国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背离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受到了重创,时期、“文革”时期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粉碎“”以后,拨乱反正,1979年7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捍卫真实性反对假报道》,公开揭露该报刊登的虚假新闻、不实报道。评论员文章指出,“要进一步肃清、‘’的流毒,大力加强新闻必须真实的宣传和教育”。

  1981年1月29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当前新闻报刊广播宣传方针的决定》,明确强调“不论表扬和批评,必须实事求是,真实可靠。”同年,中宣部新闻局拟订《记者守则(试行草案)》10条,其中第二条为“深入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材料”;第三条为“严格尊重事实,严禁弄虚作假”;第四条为“掌握唯物辩证法,切忌主观主义”。

  1984年6月26日至7月1日,中宣部召开了全国新闻真实性问题座谈会,会议纪要提出“要在新闻界开展维护新闻真实性的活动,把杜绝失实,维护新闻真实性原则问题,作为新闻单位整党的主要内容之一”。中宣部转发了这个纪要,并提出“解决新闻失实问题,也不仅仅是新闻界的事,各级党委、宣传部门和社会各方都有责任,要大家一起动手,同心协力,才能收到综合治理之效”。但是,新闻失实现象远未绝迹,重大失实事件仍时有发生。江西省发生了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被拔高宣传为“自学成才”的重大“典型”。就凭骗子自吹自擂,记者偏听偏信妙笔生花,多家媒体以讹传讹造成恶劣影响。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作了重要批示:“这样的丑闻何年何月能大大减少,如何不让其发展到十分荒唐的地步,请有关部门商量,列出几条措施。”于是,中宣部又于1985年1月15日发出《新闻单位应在整改中认真解决新闻失实问题的通知》,强调“最重要的还在于我们没有从思想上对真实性问题引起高度重视,过去那种‘事实为政治服务’以及‘三突出’等‘左’的流毒影响没有肃清,加上采访作风不深入,工作制度不健全等,使得失实问题成了一个‘顽症’。”

  1988年11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出《关于加强对报纸、期刊、图书审读工作的通知》,审读的内容之一就是“新闻报道、图片是否真实、全面、客观、公正”。

  1991年1月19日通过的《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要求新闻工作者“维护新闻的真实性”,强调“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报实情,讲真话,不得弄虚作假,不得为追求轰动效应而捏造歪曲事实”。

  2003年9月23日,在与省以上报纸总编、电台电视台台长座谈时强调:“各级各类新闻媒体都要按照‘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要求,坚定自觉地着力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有偿新闻、虚假报道、低俗之风、不良广告等问题。”不久,中宣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联合发出了《关于在新闻战线深入开展“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职业精神职业道德学习教育活动的通知》,强调要“始终坚持新闻工作的党性原则,坚持把正确的舆论导向放在首位,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原则,坚持政治家办报办台”。

  今年6月,中宣部、中国记协、新闻战线“三项学习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京召开坚决制止虚假新闻报道座谈会,要求杜绝虚假不实报道,维护新闻真实性,维护媒体的公信力,推动新闻战线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保证党的新闻事业健康发展。会后,各地、各新闻单位相继召开会议,分析虚假新闻产生的原因和危害,研究坚决制止和打击虚假新闻的具体措施,展开了我党新闻事业史上声势最为浩大、意义极为深远的打击虚假新闻的专项治理行动。

  回顾中外新闻界坚持新闻真实性原则的历史,梳理我党在新闻工作中一贯旗帜鲜明地反对虚假新闻的轨迹,旨在进一步坚定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确立新闻工作者的职业理念和专业精神,在新时代新形势下,继续义无反顾地攻克虚假新闻这个顽症,更好地履行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刘建明:《当代新闻学原理》,陈石安:《新闻编辑学》,蒋亚平等:《新闻失实论》

购买咨询电话
400-13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