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娱乐科技的进步推进了传媒技术的革新
发布时间:2019-03-16 10:25

  【摘要】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语境越来越呈现出“人际化”“社交化”“用户思维”等新的传播特点,对信息传播主体——播音员、主持人提出了更高要求。新的媒介生态环境下,播音主持专业教育的专业内涵和传统教育模式必须直面挑战,从核心能力的确立、新能力的拓展、语言功力的提升、“主体”意识的培育四个方面,培养具有多重语言功力、有情怀、有品格、有责任感的媒体人,这也是高等学校播音主持教育必须面对的专业转向。

  当今时代是以移动互联网为开端的大互联时代,是基于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智能生活时代,实现了“每个个体、时刻联网、各取所需、实时互动”的状态,也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互联网思维指引下的新商业文明时代。[1]面对以大互联为基础的新的媒介生态环境,作为信息传输重要一环的播音员、主持人要有更强的听解能力、鲜明的主持风格、回归本源的“个人化”表达、人际化的互动传播、多向性的语言策略,才能适应这个时代复杂的角色分工和激烈的文化冲突。针对这一需求的变化,播音主持教育在人才培养目标上要更加突出互联网思维下的创新能力的培养,注重社交化、人际化,从“人”的内在需求设计传播语言,用创新思维激发学生的创意,构建以提升语言功力为核心的“语言传播”专业面向,积极应对传统媒体向新媒体的转型升级。

  以广播电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从本质上说还是“线性传播”下的“传受”分离的传播方式和传播格局,声画符号传输所营造的是一家人一同观看电视节目的“客厅媒体”和大众消费文化。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打破了其乐融融的“客厅”和谐,人手一部手机或者一部iPad各自刷屏成为日常,这些移动终端所营造的是“视听符号”传输下的“私媒体”以及由此带来的IP消费文化。白岩松形象地把以手机为代表的这类移动端新型媒介统称为“私媒体”,并进一步解释说“私媒体就是私人领地——神圣不可侵犯”。私媒体的崛起令信息接收终端多元化、碎片化、场景化,用户随时随地的“IP”消费需求促使媒介产品朝向“IP”化方向发展。所谓“IP”就是“定制”,强调唯一性、私有化,“IP”消费就是为“你”量身打造专属产品,是个性化、专属化、“一对一”的高端品质服务。“定制化”符合用户消费的个性化、陪伴性、专属性需求,能够以多样态的视听元素满足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多元动态场景”下的信息获取心理。

  移动互联网时代,新旧媒体相互竞争又相互融合并逐步朝着智能化、数据化方向发展,广播电视声画符号被视听符号取代;信息接收变得个人化和私密化;传播主体的影响力变弱……这些都是播音主持行业发展所面临的时代挑战:文化的、媒介的、符号的、受众的、主体的,等等。

  传统媒体的播音主持内容受到媒体审查的限制,节目内容必须按照既定方案进行,虽然当前弹幕、微信的实时互动兴起,但是传统媒体的节目传播样态基本还是“传与受”的传播模式,不会因为某一个受众的及时互动要求而随意改变节目进程。但是,当前是移动互联网崛起的时代,这个时代背景下,碎片化、交互性、场景化的信息传递带来的是社群文化的兴盛。社群文化是基于共同兴趣、爱好而聚合起来的,可以跨越地理空间的虚拟空间群体交往,他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和社会认同感,内聚力较强且互动频繁。传统媒体传播格局下的大众消费文化靠“流行”,而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社群文化则是靠“兴趣”。以兴趣为基点的社群文化天然具备社交性,因此,用户这种传播新习惯的养成也带来了播音员、主持人语言传播思维的变迁,越来越朝向社交化的方向演进。

  综观近几年最火的综艺节目,比如《我是歌手》《欢乐喜剧人》《国家宝藏》《金星秀》等,都不是专业科班出身的主持人担任,而是歌手、演员等充当主持人角色。他们的主持身份与现实生活中的角色有着天然的联系,生动的表达、专业的解读、个性化的风格,深受观众喜爱。这些非专业主持人的专业化,突破了传统主持人的行业边界,甚至在一些真人秀节目中,比如《爸爸去哪儿》《花样姐姐》《奔跑吧,兄弟》等,我们看不到主持人的身影,为此,有人不禁感慨“主持”称谓的消弭。其实,这些真人秀的节目串场由导演或者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完成,他们以有声语言和副语言串联节目、驾驭节目进程,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主持人的角色。这些新的主持样态的出现,突破了专业主持人的边界,消解了专业主持人的主体影响力,令主持传播的创作主体构成逐渐多元化。

  媒介技术的变革推动了自媒体时代的到来,赋予了普通民众传播权、发言权,零门槛的准入机制,让任何人都可以借助新媒体平台,采集、生产、传播信息,运用有声语言表达成为主持人,创作主体的多元化让“人人都可以成为记者、主持人”,传统媒体节目主持人的话语垄断局面被打破。此外,外交话语的发言人、商业营销的宣讲者、各大网络平台上的“网络主播”,甚至近年来出现的机器人主持人,业态的丰富使主持传播的专业性和权威性遭遇了挑战,主持人的行业疆域被泛化。

  在大家的印象中,要成为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的播音员、主持人首要的专业素养必然是语音标准、规范,形象端庄大方,这也是高校播音与主持专业选拔和培养学生的标准。虽然当前传统媒体的权威力量尚在,然而网络大V“意见领袖”的崛起,比如《罗辑思维》主持人罗振宇,《晓说》的主持人高晓松,带有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和并不俊俏的外形并不影响他们成为广大网民心中的“意见领袖”。这些“意见领袖”的言论,因为特立独行、观点个性、个人魅力,受到网民的追捧。网民通过跟帖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通过向中心靠拢来参与讨论,从而获得更多的反馈与交流。非传统媒体人的“领袖化”转移了大众的焦点,个性化、个人化的表达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追捧。

  新媒体崛起颠覆了传统媒体的信息生产和传播方式,此类媒体具有超时空、小众化、平等化、个性化、移动化、互动化等传播特征。[2]新媒体的普及影响了人们的思维结构和信息接收习惯,更改变了整个社会结构。在这样的媒体生态背景下,主持传播的主体由专业机构的播音员主持人扩展到普通民众,“人人都可成为主持人”;受众角色转变为“消费者和用户”;微信、微博、实时弹幕互动,令主持传播平台从单一延伸到多元,全媒体的传播能力成为必需素质;权威的消解,平民化、个性化、个人化的传播风格渐成主流;网络主播的兴起带来的是群体“围观”,令传播内容偏向娱乐化的表达。

  作为培养人才的高校,要确立核心能力,培育善于传播的“新新传播主体”,才能适应当下复杂媒体环境下市场的多元需求。这种核心能力包括自主学习的能力、提出问题的能力、人际交往的能力、创新思维的能力和谋划未来的能力。所谓善于传播的“新新传播主体”是指能够适应当下媒体环境的变化,在媒介上能够驾驭全媒体传播景观;在思维上,能够主动适应新媒介、新文化的浸染,拥有互联网思维下的传播观;在话语样态上,不仅能说,更要会说,还要有语言的思想性、深度性和涵养力。

  传统媒体格局下的播音主持教育偏重于内容生产的能力,而忽视了传播过程、传播反馈和传播效果。科技的进步推进了传媒技术的革新,传受之间的实时互动越来越频繁,甚至受者加入节目进程在一定程度上也充当了主持人的角色,传受之间的边界变得模糊。手机这种私媒体所营造的是一种崭新的“社交化”的话语场,人际化、社交化的传播特征愈加凸显,社交化创作与传播的能力是新样态下主持人必须拓展的能力之一。此外,从“受众”到“用户”的转变,要求教学的培养不能脱离市场需求,要增强“用户思维”的训练,也就是服务意识的树立,从而延伸对产品即节目的创新、开发、推广的能力,即营销能力。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技术的运用,数据新闻和移动新闻的制作”,已经不仅是编辑记者的技术范围,也是主持传播者所要具备的基本技术素养。[3]因此,多业态产业链策划和开发能力,数据的采集、统计与分析能力,也是需要拓展的重要能力。这些能力素质的拓展,根植于“声形俱佳”的语音、发声、表达、形象等基础核心,但又不局限于此,而是能够适应新环境下多重能力素质的需求。

  中国传媒大学张政法教授在其《正本清源:口语传播教育的三重维度》一文中指出,口语传播包含三重维度:深层上,语言具有思维、交际、审美的功能,这是口语传播融思想性、规律性、艺术性为一体的最高评判准则;中层语言功力体现了语言传播主体的语言功底和个体素养;在表层,语言包含不同的样态,比如日常交际口语、发言、演说、谈判、销售、主持、解说等,这是不同语境下语言呈现的基础形态。这三者是相互关联的,语言样态是中层语言功力的实现效果,是深层语言功能的外在表现,其中表层语言样态是手段,中层语言功力是目标指向,深层语言功能是根本依据。因此,以有声语言表达为核心的播音主持教育在新生态下必须转向内涵更大的“语言传播”,改变现有的以掌握不同语言样态为核心的教育目标,回到中层去,以系统提升语言功力为核心,注重思维能力的培养,以最终实现深层的语言功能。

  那么,何为语言功力?张颂先生在《语言启蒙行动宣言》一文中说,“语言是一种功力。语言功力包括观察力、理解力、思辨力、感受力、表现力、调控力、鉴赏力。语言主体的创作觉悟、语言主体的创作态度、科学的创作观念、正确的创作道理、用气发声、吐字归音、思想感情的运动状态、思想感情的表现方法、语言表达的基本规律、艺术个性的风格特点……都汇聚其中,概莫能外”[4]。语言功力贯穿于语言传播链条的各个环节,从观察、理解、辨析到感受、组织、生成,再到出口、表达、反馈、鉴赏等,同时还有语言传播主体的专业素养、个人修养和审美能力。新生态下,高校播音主持教育人才培养不再是为媒体输送播音员、主持人的单一人才培养目标定位上,而是能够培养适应多种行业需求的语言传播人才。这种目标定位的拓展,需要在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设置上侧重学生语言功力的锻造,在教学过程中不仅要关注说什么、怎么说,更要重视语言传播的规律和方法,培育学生创新性、多向性的语言传播能力。同时,抓住了提升语言功力这个教育核心,还可以从整体上提升国民的语言素养和语言文明。

  在大众观念中,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应该具有鲜明的个性、风格,培养具有个性化风格特征的主持人也是播音主持教育人才培养的重要目标之一。那么,何为个性化?现在网络平台滋生了一批这样的网络主播,为了吸引眼球,穿戴妆扮夸张、语言低俗,甚至不惜丧失尊严、对抗主流价值观念,以丧失自我的低级“个性”迎合用户。“其实,个性化不过是发现自我、确立自我,找到个体与大众传播的结合点。所以,播音主持教育的当务之急是回到‘人’的教育起点上去、回到‘主体’培育的教育理念上去。以培养丰富、多元、立体、开放的语言传播主体和涵育传播主体独立、能动、创造的主体性为旨归,改革教学模式。”[5]简言之,播音主持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个性”而一味追求“个性”,更重要的是立足于有声语言大众传播的基点上,回归“以个体存在的人”的教育中去,在强调“个性”“个人”的同时,重视“主体”意识的培育、人格化的表达、人际效能的提升。

  移动互联网传播语境下,用户需求呈现多样态、人际化、互动化的需求,又加之网络主播队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在这个崇尚技术的时代中,传播者需不需要担负使命,播音主持教育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是这个时代我们要认真思考的话题。为建构良好的播音主持生态,播音主持人才培养中关于语音发声表达的技巧,语言文字的规范苛求,声形俱佳的气质,实践能力的培养锻炼,业务能力的水平提升,这些内容、方法的培养要贯穿于教育全过程,但其中最核心的是基于“主体”的人的本心,培养有思想、有责任、有品格、有意识、有情怀、能够承担起维护传播生态的媒体人。

  面对媒介更迭的时代变迁,播音主持学科面临着挑战也带来了生存转向:私媒体的崛起带来的是兴趣的专注;视听符号的发展刺激了用户的消费感官;消费方式的变化唤醒了主体意识的增强;创作主体的多元化促使主持人新能力、新思维的拓展。正如中国传媒大学张政法教授在2017年中国主持传播论坛上所说,“在学科发展的关键时期,既不能画地为牢,也不能盲从躁进,而是要系统、科学地认清自己面临的时代语境、存在的结构问题,立足学科方向的厘定、学科内涵的丰富、内部活力的激活、教学模式的优化,才能探索出融媒体时代播音主持学科良性发展的新理路”。

  (基金项目:2017年度“纺织之光”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教育教学改革项目“纺织服装文化产业语言传播人才培养模式研究”;2018年度中原工学院教学改革研究与实践项目“移动互联网视域下《音频节目主持创作》课程教学改革与实践”的成果)

  [1]任勇,谈竹奎.“互联网+学会”的探索与实践[J].电力大数据,2017(8).

  [2]高贵武,刘娟.新媒体环境下的主持传播格局演变[J].国际新闻界,2016(3).

  [3]李红光.媒体融合背景下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定位[J].新闻界,2011(9).

  [5]张政法.新生态下播音主持教育的适应与调整[J].现代传播,2016(12).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购买咨询电话
400-133-4567